国际新闻网 帮助中心

国际新闻网

欢迎访问: 国际新闻网

热门关键词: 朱桂华  郭建德    廖松杰寒  暴力

暴力拆迁致人伤残政府善后岂容一拖再拖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20-12-14

暴力拆迁致人伤残政府善后岂容一拖再拖

——株洲市荷塘区金山办事处雇黑恶势力暴力强拆致人伤残记者追踪报道


光华通讯社记者赵平  罗莉  肖艳艳报道  11月5日湖南株洲的郭建德进京上访,刚到北京西站被当地政府截访人员控制,带回湖南株洲。11月10日郭建德再次来到北京国家信访局信访,记者对其进行了采访。

2017年8月18日郭建德的儿子郭佳俊在政府暴力强拆时被打伤致残,现在已经过去3年,打人者一直逍遥法外,郭佳俊后期治疗及赔偿问题至今没有一个结论。郭建德找过株洲市荷塘区的邬凌云书记,邬书记安排金山街道的许太相书记解决,许太相书记安排手下的工作人员与郭建德交涉,但是一直没有结果,至今没有解决,郭建德不得不再次进京上访。


事件回放

        回溯到2017年8月18日,郭建德之妻(漆美炎)痛心疾首地说,“上午8:30分,一支由公安、城管、政府工作人员及社会闲散人员约200余人组成的违法强拆队伍,浩 浩荡荡的开进了我的家(此时,我和我丈夫均被非法关押在街道办事处办公楼征地拆迁指挥部),在丧失人性与道德之下,一栋五层楼另加附设楼为六层的占地面积 239.12㎡,总面积为1195.6㎡的房屋夷为平地,一片狼藉。更令人罄竹难书的是,房屋遭暴力强拆后,未作分文补偿!”

        漆美炎告诉记者,“我儿媳妇在强拆房屋前一天晚上23点分娩婴儿,儿子(郭佳俊)在医院照料。次日早上8点到8:30分,儿子联系我和我爱人不上,回家拿婴儿的衣 服及他自己的换洗衣服。离快到家三四十米左右,刚下‘的士’,其中就有人说,郭建德的崽回家了!蓦然间,二三十人一拥而上,将我儿子团团围住,惨无人道的用灭 火器直喷我儿子双眼,接下来就是一顿暴打,致左脚大腿骨全部断裂。经司法鉴定为轻伤(附:鉴定书)!”说到此,漆美炎已是怆然悲咽,泪泗滂沱。

        漆美炎用衣袖揉擦了一下眼泪接着说,在强拆的过程中,家里所有家什(除少量衣服和简陋家具拿出来之外,其它大件家具、电器、金银首饰、还有现金20余万均不 知去向),这难道就是所谓的政府行为!郭建德义愤填膺地说,儿子被打残之后,还只住了几天院,办事处就催赶紧出院!医生告诉我,“你儿子必须每月要来复查一次, 否则后果难料”!在我们强烈要求之下,住院治疗延续了两个多月。至目前为止,我儿子的身体恢复状况不予乐观,因气候变化时疼痛难忍,大汗淋漓!

        郭建德告诉记者,在非法拘禁时,由于怼怒产生了情绪,竟遭暴打,四肢被捆,嘴巴被胶带严实--这一非人性之举的杰作,恐怕在全国也实属罕见!

        此恶性事件发生后,郭建德据实向各级信访机构,党政机关,纪委监察重复致书控告!然而,对乱作为、反作为的官员问责仍未启动;对凶手也未立案抓捕。

        尤其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该区法院在受理本案行政诉讼后,在既没有开庭审理,又没有一个以“事实为依据”的情况下,竟而荒诞不经的作出了(2018湘0202行初字 【69】号)的违心行政裁定书。在此值得一提的是,该区法院在办理冤假错案中却深文周纳,不遗余力!

  据村民反映,近几年来,该区违法暴力强征强拆,在不同程度上遭殴打致伤致残的无辜百姓已有几十人,仅明照街道办事处金塘村就有十多人;太阳村、桂花村自然 是受害的“重灾区”!在媒体连续报道,村民不断的举报金塘村五毒俱全的村支书贺厚华,然而在层层袒护,处处纵容之下,这名连禽兽不如的村霸依然“安然无恙!”

2017年8月18日上午九点许,由该区组织的一支上百号人的违法强拆队伍,浩浩荡荡的开进了郭建德家(此事郭建德、漆美炎夫妻俩被非法拘禁在该办事处)。郭建德告诉记者,“当天早上七点钟,我在本市中南无线电厂菜市场买菜,忽然间五六个蒙面人一拥而上将我团团围住,不由分说把我强行抬进一辆面包车,车直接开进了办事处,将我关押在二楼,征地拆迁指挥部。由于气愤的原因,我只说了一句,你们凭什么非法拘禁我!随即并遭到了非人性的待遇,用胶带将我的嘴巴封住,五六个人对我大打出手,致使面部、双眼、全身多处伤痕累累!直至将我非法关押到下午五点多才放出来。回到家,房屋已是残垣断壁,成了一片废墟。此时颓丧消沉,情不自禁的泪水涟涟。”

  漆美炎告诉记者,“当日早上八点许,我正在打扫卫生,突然之间冲进来二十几个人,其中一个强行将我两岁半的孙子(凯凯,化名)抱起就往外跑。待我愣过神来,四个彪形大汉将我架到了办事处。一路上全然不顾男女授受不亲,这不仅是对我人格的侮辱,更是对法律的亵渎!”

         漆美炎接着说,在办事处非法拘禁到下午五点才出来,回到家看到房子被夷为平地,一片狼藉时,心中怒火中烧,气愤填膺;更令人罄竹难书的是,家里的现金及金银首饰也“不翼而飞。”毋庸置疑,这是一起涉嫌恶意抢劫!

        年过七旬,已是风烛残年的邓遂凡(郭建德之母)老人老泪纵横的告诉记者,“我家房屋是合法建筑。是获得了当时红旗立交桥拆迁重新安置户指标的,经规划、国土审批认证。但区、街道办事处违背事实真相,昧天谩地,竟谄言訾议硬说是违章建筑。在暴力强拆之前,从未与我交谈过。面对‘飞来横祸’,给我这个孱弱者在精神上带来了沉重打击与创伤!房屋被这些灭绝人性的执政者暴力强拆后,未拿到半文补偿费。在伤心欲绝之余,我已是多次病卧不起,气急攻心!”


事实与经过

(一)2017年8月18日,在无任何相关程序:无公告、无听众会、无房屋丈量、无房屋补偿分类明细表、无安置计划的情况下,非法组织了一支人数多达200余人的暴力强拆队伍,在丧失人性与道德之下,将控告人母亲邓遂凡家的一栋五层楼另加附设楼为六层的占地面积239.12㎡,总面积为1195.6的房屋夷为平地,一片狼藉。

控告人郭建德已扩建为“乡土风情农家乐”的一栋平房,占地面积167.94㎡,为了给顾客提供舒适环境和方便,仅建钢架屋就耗资了40余万元。暴力强拆后,补偿费只字未提。

(二)控告人之子(郭佳俊)的爱人于2017年8月17日23时在株洲市中心医院分娩,于次日早上8点到8点30分与父母(指控告人夫妻)曾无数次电话联系未果之下(联系不上的原因是被办事处非法拘禁)并回家拿婴儿的衣服及自己的换洗衣服。当离家只有30到40米之间的距离时,被二三十人团团围住,并用灭火器喷射双眼,此惨无人道悚詟惊魂!接着是一顿毒打,经法医鉴定为轻伤一级。

(三)此恶性事件发生后,给控告人及其家人无论是精神上,还是身体上带来了巨大伤害!此肆无忌惮,已严重触犯了《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抓捕凶手十万火急处理善后刻不容缓

        郭建德痛心疾首地说,自儿子遭殴打致残后,为讨个说法一直处在维权的路上。已向各级信访机构、党政机关、纪检监察部门致书已高达200多封控告信了,然而犯罪嫌疑人依然逍遥法外。

        为此,知名愽客、资深媒体人罗修云老师以《株洲荷塘区故意伤害犯罪嫌疑人没被抓么子鬼?》为题发表了网评:2017年8月18日发生在株洲荷塘区金山街道太阳村雷塘组的暴力强拆事件,当 地政府明显涉嫌违规违法,其中花钱雇请社会人员使用黑恶手段将郭佳俊殴打致轻伤,不仅凶手应受到法律的严惩,相关政府官员也应被问责追责。按理说,郭佳俊被打成轻伤,有法医鉴定为证,当地公安机关理 应尽快予以立案侦查,但当地的金山派出所却立而不侦、侦而不办,请问这究竟是金山派出所不作为,还是凶手背后有保护伞?如果金山派出所属于懒政惰政和不作为,所长和应指导员该下课,中央领导早就说过: 不作为和“在其位不谋其政”也是一种腐败。对老百姓而言,行政不作为、司法不作为,是一种比贪污受贿还可怕的腐败,因为这种腐败意味着受害的老百姓投诉无门、告状无路,泪水只能往肚里咽。假如金山派出所 是惧怕保护伞,那就说明在该所领导的心目中,敬畏的不是法律不是民意,而是领导手中的权力。我要说的是,如果基层派出所遇到保护伞,那么责任就在负责打“伞”的上级公安机关和纪委监察委。在反腐斗争和扫 黑除恶专项斗争中,中纪委和司法高层多次强调要冲破“关系网”,打掉“保护伞”。问题在于,谁会承认自己是“伞”?谁来查“伞”和打“伞?

        为何该区能肆无忌惮的与中央所倡导的推进依法治国背道而驰,公然的分庭抗礼,实乃是“保护伞”未能打掉,该查的“伞”依然怙恶不悛地撑着,这是凶手(犯罪嫌疑人)没抓的原因所在。

        郭建德迫切希望邬凌云书记亲自过问督促解决他反映的问题,合理解决儿子郭佳俊的后期治疗和赔偿问题,自己和母亲的房屋以及财物赔偿问题,惩治凶手和肇事官员,还社会公平正义。

记者将持续关注事件进展,并做追踪报道。






(此文不代表本网站观点,仅代表作者言论,由此文引发的各种争议,本网站声明免责,也不承担连带责任。)

责任编辑:admin

邮箱:tomrs@qq.com
联系电话:00852-97962611
地址:香港特别行政区湾仔区轩尼诗道269-273号光华大厦